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公司档案

阔太瞒着老公伙同他人集资数千万高息借给澳门赌场洗码仔打了水漂

发布时间:2018-12-11 05:37:30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阔太太瞒着老公,与人合伙非法集资数千万元,以月利率7%借给在澳门赌场洗码的永康人应某,想从中赚取150万元中介费。结果好处分文未拿到,四五千万元本金却打了水漂。

  妻子非法集资已涉嫌触犯刑法,毫不知情的丈夫是否要承担连带责任,帮助夫妻关系已“名存实亡”的妻子偿还这笔巨额“债务”?

  日前,永康市某工贸有限公司总经理楼某诉苦道:妻子欠下巨款后失踪了,10多位债主找上门来催债,他真不知如何应对。

  80后女子周某本来有个美满家庭,10岁儿子活泼可人,年轻帅气的丈夫掌管一家年产值过亿的公司。为人妻后,她就过起阔太太的日子,除了接送儿子上学外,几乎不需要做任何家务,令身边小姐妹羡慕不已。

  然而,周某掉进了一个金钱陷阱里。楼某说,妻子周某为了拿到150万元中介费,利用在永康城里照顾患癌症的母亲间隙,瞒着丈夫与人合伙,帮男子应某非法融资四五千万元去澳门赌场洗码,应某收到款项后无法归还,玩起失踪。结果,中介费没拿到,四五千万元打了水漂。

  “开始不信,向周某核实后,才知她在外面做了这些违法事。”楼某说,他至今也不清楚妻子为什么要去干非法集资勾当:“我猜测她被她哥忽悠了,因为她哥就跟着应某在澳门赌场洗码,是应某的马仔。”

  楼某还说,目前,在澳门赌场从事洗码的永康人很多。“洗码的人赚了钱后,并不能经受得住赌场诱惑,最后又加入了赌博行当,以致血本无归。”

  楼某说,周某在这起非法集资中只充当了配角。参与者还有永康市的公务员李某,以及周某的朋友项某、应某等。

  周某、项某在永康市公安局的笔录中曾交代,去年,4人非法集资数千万元给应某,以借款名义,供其在“澳门赌场开资金流水”所需,好处是150万元提成。

  “他们以3分月利融资,按7分月利,借给应某做洗码生意,结果,应某没有归还这笔借款,最终大家把债务转移到了我老婆身上,让我来还。”楼某说。

  证实妻子瞒着自己在外欠下巨额债务后,楼某不仅生气,也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随即,他一纸诉状向法院起诉离婚。“父母拼搏了一辈子,才有了今天的产业,不想一下子就被一个不负责的女人给搞破产了。”楼某很纳闷,如果是妻子一个人的几百万元债务,作为丈夫,他会尽量担当起责任,但一下冒出的债务有几千万元,不知哪些是真债哪些是假债,也不知妻子的债务占总数多少。

  “如果要我支付这笔巨额债务,自己公司将无力承受。不仅对不起几百名员工,也对不起父母。”楼某说。

  知道闯下大祸的周某却不肯离婚,希望丈夫帮她还债。此时,丈夫是她唯一的救命稻草,也只有丈夫的公司有能力帮她偿还债务,但她高估了丈夫公司的实力。

  “如果仅是其中的四五百万元,我会想想办法,或采取分期付款形式把债还掉。但后来才陆续发现,周某在得知我离婚决心已定后,遂与李某等恶意串通,制造出一连串‘债务’来。”楼某委屈地说,目前,经法院起诉的、与周某有关的借款本金为3978.5万元,加上利息,要七八千万元。据说,还有更多借款案将提起诉讼。

  “到目前为止,我也不清楚周某在外非法集了多少钱。特别是她离家出走后,哪些是假债务,我完全无法去甄别。”楼某忧心忡忡地说,周某已大半年不见了。

  而最让楼某担忧的是,如果与李某的官司输掉,就会起“蝴蝶效应”,让他应付多起官司而致疲惫不堪,甚至卖掉公司,也还不清周某在外“欠下”的无厘头式债务。

  去年12月3日,上述文中提及的李某向永康市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判令周某楼某夫妇共同归还借款400万元,并按月利率2%计息。

  一审中,楼某认为自己虽与周某是夫妻关系,但对周某向李某借款400万元一事并不知情,该款未用于家庭共同生活经营所需,此前也根本不认识李某,完全系周某个人借款,请求法院驳回对楼某的诉讼请求。

  一审法院经审理,支持了楼某的诉讼请求,判决周某支付李某借款400万元及利息。

  今年4月2日,周某在二审开庭前,向金华市中级人民法院出具了一份“情况说明”:

  “我丈夫要还贷,于是我从朋友项某处借了400万元,由于项某自己要用,急着向我们讨要该笔借款,要求归还,我实在没办法,只好找到项某介绍的李某,向她说明情况并借款400万元,用来归还项某的借款。”

  “我认为我从李某处借来的400万元,是用于归还我丈夫企业还贷时所借的款项,应属于家庭经营中所负的共同债务,应由我们夫妻共同偿还,不能认定是我个人债务……”

  “一直在保护她,不想把她推向绝路,所以一直没报警。”楼某唏嘘道,“没想到老婆会干出吃里扒外的事,帮着外人来陷害自己的老公。”

  楼某说,妻子从不插手公司内务,400万元借款也没有打进过公司账户。这一点也得到了自己公司一些老员工的证实。“周某在公司无任何职务,从不插手公司事务,一个月都难得到公司一次。” 公司销售总监胡某说。

  在公司当了8年财务主管的赖先生说,老板娘是个纯粹的家庭主妇,不染指公司任何事物,更不可能存在帮公司融资一说。“公司运作一直良好,跟银行间的融资也是良性的,不存在去市场借高利贷的情况。”赖先生说,一家好的公司,只要触及高利贷就难以自拔,明智的老板一般不触及民间融资。

  该公司的前身是某电器配件厂,主要生产门锁。“公司是我父母创建的,1999年前,公司一直是我父亲在管理。”楼某说,公司的股东为楼某兄妹俩。2009年前,公司一直以某电器配件厂名义从事经营。

  2004年妹妹出嫁,父母把原来的某电器配件厂作为嫁妆给了女儿,新公司“永康市某工贸有限公司”则留给了儿子楼某,楼某占公司的90%股份,母亲占10%股份。此时,周某已嫁给楼某,但作为儿媳妇,她不享有公司的任何股份和权益。

  楼某的公司法律顾问—浙江五金律师事务所律师张秋翔认为,如果这400万元借款属实,首先是这笔大额借款必须征求丈夫的同意。其次,这笔钱是用来家庭开支或家庭投资的,否则,夫妻双方任何一方在从事违法犯罪活动中所产生的债务,对方不存在连带责任的 。“因周某涉嫌非法集资,其行为已构成犯罪,丈夫楼某无需承担连带责任。”

  既然周某一口咬定400万是借给公司周转的,楼某又确定公司从来就没用过这笔钱,他选择了报警。永康市公安局对此展开了调查。

  今年4月28日,永康市公安局从农行永康市支行调查后,作出“永公调字(2013)第329号”《调取证据通知书》,通知书显示:

  去年9月19日,通过农行永康市支行,俞某(记者注:周某的小姐妹项某的丈夫)第一次打款259万元到李某的账户,第二次续打141万元;

  去年9月19日,通过农行永康市支行,李某第一次打款259万元到周某的账户,第二次续打141万元;

  去年9月19日,通过农行永康市支行,周某第一次打款259万元到俞某的账户,第二次续打141万元。

  “这是一笔假借款。”楼某说,由于应某无法归还借款,周某与自己正好在闹离婚纠纷,周某与好友李某、项某等人遂恶意串通,以出具欠条且对应银行交易记录的方式,炮制了400万元借款,并通过诉讼,以图达到为周某多分割财产、减轻他们损失的目的。

  张秋翔律师说,从李某提供的转账凭证、李某与周某、项某的关系,及周某转账给项某的丈夫俞某的时间看,存在循环转账。

  张律师认为,在这起借款纠纷中,楼某与李某根本不认识,也不存在他们所说的“为了还贷”一说,当然就不存在共同借款的事实。因此,周某与李某在本起事件中,同项某一起伪造事实,并通过虚假诉讼获得判决结果,已共同构成诈骗罪。李某诉周某、楼某共同偿还400万元借款及利息因诉讼主体,系造假。

  目前,周某已经“跑路”,不知所踪。楼某说,他已经半年多联系不上妻子周某了。

  记者多次试图联系周某,但她的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昨天,记者再次连续拨打了周某的手机,依旧处在关机状态。

  对此,永康市公安局刑侦大队一位负责此案的副大队长说,由于案情复杂,此案还在进一步调查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