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动态

假洋奶粉纽贝斯特变身记:关山乳业成幕后黑手

发布时间:2018-09-05 06:35:17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虽然目前羊奶粉只占整个乳品市场份额的3%,但是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举办的全国婴幼儿羊奶粉高峰论坛的数据显示,羊奶粉每年正在以30%的增长速度提高市场份额,未来或将成为乳业市场新增长潜力股。

  陕西假洋品牌奶粉变身掘金记:纽贝斯特穿“洋马甲” 陕西关山乳业成幕后黑手

  他是纽贝斯特(厦门)贸易有限公司股东及董事彭江阴,地址为中国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软件园二期观日路26号103室。

  他是西安纽贝斯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彭景寅;办公地址设在西安市未央区辛家庙西村61号。

  但据核心知情人士向时代周报透露,三个不同的公司,三个不同的人名,最终都指向同一个幕后主使。

  纽贝斯特、考拉贝缇、考拉瑞迪,这些听起来洋味十足的名字,加上100%新西兰原装原罐进口的宣传,从2007年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股份有限公司将新西兰的原装奶粉带到中国以来,销量一路走高。

  根据专业母婴产品机构北京新众永联公司的统计结果显示,2010年纽贝斯特品牌羊奶粉已经是中国孕婴渠道单一品牌销量第一和市场占有率第一名,而纽贝斯特牛奶粉在市场中也占有一定份额;2012年,纽贝斯特创下1.8亿元的销售额,成为羊奶粉行业在母婴渠道的销售冠军,号称“福建省著名商标”和 “中国妇女儿童喜爱的品牌产品”,并获得美国蓝海基金的风险投资;2013年,纽贝斯特羊奶粉品牌一举拿下湖南卫视《快乐大本营》网络总冠名,每月都会送出免费《快乐大本营》门票,通过快本网络冠名同乐视、PPTV、暴风影音、迅雷看看、芒果TV、PPS、风行等多家主流视频网站建立了视频联盟,播放考拉贝缇羊奶粉、皇家贝斯特羊奶粉等广告,一时风头无两。

  但是,据新西兰当地人士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在New World、 Pakn Save和 Foodtown等新西兰较大的超市中,上述品牌的奶粉均无销售,当地人也不知道这个品牌,疑似穿洋马甲的中国“特供奶”。

  更令人感到啼笑皆非的是,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股份有限公司的英文名称为NEW ZEALAND NBST INTL NURTURE SHARES liMITED,其中NBST就是中文纽贝斯特的汉语拼音缩写。

  12月16日,时代周报记者随后致电纽贝斯特,其工作人员解释道,纽贝斯特的奶粉确实是新西兰原装进口,和新西兰Sutton Group limited(善腾集团)合作生产,由于当地市场较小,所以主要做中国市场,质量并没有问题。

  据时代周报记者了解,新西兰善腾集团成立于1996年,共代理加工十几个奶粉品牌,且都不在新西兰销售,全部由不同的中国公司代理,特供国内市场,纽贝斯特奶粉正是国产奶粉信任危机中冒出的又一款中国特供奶。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新西兰善腾集团的官方网站发现,该集团颇有中国特色,连官网都是英中文双语的,有网友发现,奥兰、欢恩宝、Milkmam(纽源)、纽凯儿、纽瑞滋、纽贝贝、多菲儿、赛耳、赐多利等品牌的奶粉都是该集团代工生产的。而国家质检总局公布的入境不合格食品通报名单中,记者还发现善腾集团多次上榜,皆因其代工生产的奶粉质量不合格而被退货。

  香港皇后大道中142-146号金利商业大厦7楼7A室,公开资料中称此即是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公司的注册地址。

  然而,据时代周报记者不完全统计,这间小小的办公室还是法国圣罗帝王建材家居国际有限公司、皇家卫浴国际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中亚国际集团(日本)株式会社、佩佳欣服饰(国际)有限公司、易?格里(德国)卫浴实业有限公司、启达(香港)电子有限公司等十数家公司的注册地址。

  时代周报记者查阅香港公司注册处综合资讯系统 (ICRIS)显示,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股份有限公司(NEW ZEALAND NBST INTL NURTURE SHARES liMITED)于 2007年2月21日在香港成立,至今为止公司已运营6年,在香港的注册编号为 1111145,属于香港本地公司(私人公司)。

  “什么新西兰公司啊,就是陕西的一家小羊奶厂,经过香港注册一包装,身价倍增。”一位当年的知情人士刘源(化名)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刘源告诉记者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股份有限公司,就是当年的西安纽贝斯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为彭景寅,黑龙江伊春人,曾经做过记者,后在一家著名的饮料公司工作,辞职后做过一家医药公司的代理。

  另外记者也了解到,内蒙古亿利医药有限责任公司驻福州办事处于2003年5月23日在福州工商注册,联系人为彭景寅,办公地址设在福新中路68号丰泽园1座401室,在职员工3名。

  顺企网上另一则信息显示:西安纽贝斯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是彭景寅,公司的办公地址设在西安市未央区辛家庙西村61号。

  2007年时,另一家名为纽贝斯特(厦门)贸易有限公司的企业也浮出水面,主营项目为批发奶粉,职员人数为12人,法定代表人为彭景寅,联系地址为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湖滨南路619号903。

  到了2009年,纽贝斯特(厦门)贸易有限公司股东及董事登记为彭江阴,地址为中国福建省厦门市思明区软件园二期观日路26号103室。

  “在香港或是国外,注册一家公司,费用十分低廉”,艾格东方资深乳业分析师陈连芳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时代周报记者以在香港注册公司为名,致电一家代理公司,其黄姓工作人员表示,只要有一位年满18岁的股东和香港银行的账号就可以,不需要像大陆一样提供租房合同,也不需要验资,一万元就可以办好公司,之后每年最低缴纳2000元人民币,就可以提供独立的专线电话服务,会有秘书代接电话,保证不会穿帮。

  “一般秘书会表示,董事长不在办公室,请留下口讯或拨打国内分公司电话,如果再加点钱,我们还可以提供呼叫转移服务,这样就更逼真了。”黄小姐表示。

  如今,接受媒体采访时,纽贝斯特的创始人兼掌门人变成了明星企业家彭飞,十年时间一个人换了三次名字,其背后的故事依然不为人知,却耐人寻味。

  “我们的奶粉有原装进口的,也有在国内生产的,分别都有标注,价格也不一样。”纽贝斯特的工作人员表示。

  但是时代周报记者在国家质检总局官网上查询时却发现,这家号称第一羊奶粉品牌的企业却没有生产许可证,为保险起见,记者分别用纽贝斯特(厦门)贸易有限公司、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股份有限公司和西安纽贝斯特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查询,均未查到其生产许可。

  “西安纽贝斯特亦没有生产许可,所有产品都由陕西关山乳业生产,套用他的生产许可。”刘源告诉记者。

  但这家乳品厂的记录却令人担心,2008年,广州市消费者委员会公布2008年2季度部分未达标儿童产品名单中,关山乳业生产的莎能羊奶粉婴儿配方羊奶粉1和莎能羊奶粉较大婴儿配方羊奶粉2钠项目不合格。 2012年,广州市工商局对全市第一季度流通环节乳制品及含乳食品的抽检结果显示,由陕西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生态金装幼儿配方羊奶粉3段菌落总数不合格,已对检测不合格的食品采取了下架、封存、立案查处等措施。

  2013年6月,陕西省质监局通报乳制品产品质量监督抽查结果显示,标称陕西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两款婴幼儿羊奶粉抽检不合格。

  另外,今年关山乳业还被曝光,违法生产关山西域龙幼儿配方驴奶粉,质检总局制定的《企业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许可条件审查细则(2010版)》对企业申证包括行政机关对婴幼儿配方乳粉发证许可的范围只有牛乳和羊乳,且《GB196442010》(食品安全国家标准乳粉)3.1项强制性规定,乳粉的定义是以生牛(羊)乳为原料,经加工制成的粉状产品,原料并不包括驴乳。陕西省质监局食品处还表示,陕西关山乳业有限责任公司的幼儿配方驴奶粉根本没有向陕西省质监局提出过生产申请。

  更有意思的是,陕西关山乳业并不仅仅变身成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股份有限公司,还是美国诺多纯美国际营养科技集团有限公司(USA MORE-CHEER INTL NUtrITION TECH GROUP INC)诺多纯美的生产企业,亦是香港瑞氏国际生物科技有限公司旗下“羊羊100”奶粉的供应商。

  其中,美国诺多纯美国际营养科技集团有限公司总部位于美国加利福尼亚州伯圭克市木兰林荫大道西3021号,其产品号称通过了美国FDA认证,并在全球各大洲拥有独立的营养品研究中心,并有多位营养学家专注于婴幼儿产品的研究和开发;香港瑞氏则宣称自己为国际知名的专业婴童营养品研发、生产、销售的大型集团公司,是香港地区最大的婴童营养食品科研机构之一,也是目前大中华地区同行业唯一拥有小白鼠试验室的研究机构。

  在中投顾问食品行业研究员简爱华看来,越来越多的中国乳制品穿上洋马甲的原因主要是:一方面,国产奶粉不断爆出“质量门”,国内消费者对国产奶粉的信任度大打折扣,更加倾向于购买“洋奶粉”;另一方面,“洋奶粉”的售价远远高出国产奶粉,国产乳制品穿上洋马甲能以较低成本获得暴利。

  “由于牛奶问题频出,加上很多亚洲人对牛奶乳糖不耐受,因此近年来,越来越多的消费者将目光转向羊奶粉市场,羊奶的蛋白质构成与人奶基本相同,是所有动物中最接近人乳的乳品,而且容易被吸收,羊奶粉将是一个很大的市场。”资深乳业专家冯启告诉时代周报记者。

  虽然目前羊奶粉只占整个乳品市场份额的3%,但是中国乳制品工业协会举办的全国婴幼儿羊奶粉高峰论坛的数据显示,羊奶粉每年正在以30%的增长速度提高市场份额,未来或将成为乳业市场新增长潜力股。

  中国奶业协会常务副理事长兼秘书长魏克佳也曾预计未来几年,羊奶粉消费增长率将在200%以上。

  但是普通的羊奶价格并不昂贵,只是“羊奶”加上“洋奶”的名头,身价就立马倍增。

  纽贝斯特官网显示,纽贝斯特婴幼儿配方羊奶粉二段,每罐850克售价高达508元人民币,考拉贝缇羊奶粉一段900克售价为428元。

  而达能旗下著名新西兰品牌Karicare,其原装进口的一、二段羊奶粉900克售价不过368元(京东商城价格)。

  纽贝斯特国产白金羊奶粉一段800克售价为358元,国产能素羊奶粉一段800克售价为308元,而本是同根生的关山金装羊奶粉一段900克,售价为223元。

  换算成900克的标准罐,纽贝斯特一罐二段的羊奶粉价格为538元,比真正的洋品牌Karicare要贵到 170元;采取同样的换算方式,纽贝斯特国产白金羊奶粉一罐一段的羊奶粉售价为402元,几乎是关山金砖羊奶粉售价的两倍。

  根据香港《食物安全条例》第4和第5条规定,任何经营食物进口/分销业务的人须向食环署署长登记为食物进口商/食物分销商。但时代周报记者在香港食环署官方网站上亦未查到关于新西兰纽贝斯特国际营养品公司的任何记录。

  除此之外,纽贝斯特没有生产许可,完全依赖贴牌生产,却能获得如此之高的利润。

  今年6月20日工业和信息化部等九部委联合发布《关于进一步加强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工作的意见》,提出婴幼儿配方乳粉参照药品管理办法严格管理,严格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企业许可条件,建立原辅料备案制度。

  同一天,国家质量监督检验检疫总监表示,将严格对向我国出口婴幼儿配方乳粉的境外生产企业进行注册管理,2014年5月1日前完成注册工作;同时严格进口婴幼儿配方乳粉质量安全要求,保质期不足3个月的婴幼儿配方乳粉不允许进口。

  2013年12月,国家食药监总局也发布《关于禁止以委托、贴牌、分装等方式生产婴幼儿配方乳粉的公告》,进一步对婴幼儿配方乳粉生产提出明确要求。上述公告规定:“任何企业不得以贴牌、委托、分包的方式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不得以同一配方生产不同品牌的奶粉,不得使用除牛、羊乳以外的原料生产婴幼儿配方奶粉。”

  “假洋奶粉贴牌的风险在于,从原料、生产过程、生产工艺到灌装、运输,都是不可控的,但是却在中国市场销售,一旦出现问题会很麻烦,因此此次乳业新政重点打击的就是这些贴牌贸易商。”冯启表示。

  简爱华也表示:在此政策影响下,拥有自有奶源的乳企或者奶粉企业将获利,也将成为此次行业兼并潮的主导者;而另一部分无自有奶粉基地或委托海外企业加工的奶粉企业将失去留下发展的机会,成为被兼并者。

  作为一名刚刚成为母亲的记者,我对奶粉行业的关注远超过其他普通记者。在此前,我也曾多次曝光诸多身穿着“洋马甲”的中国“特供奶”,其手法和伎俩并不复杂。监管部门对此也多有整顿,但是,假洋奶粉却依然屡禁不绝。

  在诸多的“假洋品牌”事件中,陕西成为重灾区。在业界,一直流传着“中国羊奶看陕西”的说法。实际情况也确实如此。陕西省域内采取贴牌方式生产的羊奶粉品牌多达200多个,其中生产婴幼儿羊奶粉的品牌有100多个,但真正具有生产资质的只有十余家而已。一家企业同时贴牌生产几十个品牌的婴幼儿羊奶粉的情况甚为普遍,在奶源、标准、管理等方面更是混乱不堪。

  一众贸易公司或营销公司为主,在国外注册,摇身一变,包装成“高大上”的国际大牌,既无研发中心,也无检测标准,只需拿到奶粉配方即可寻找代工厂贴牌生产,操作简单,成本低廉;随后,再信息不对称进行欺诈宣传,在市场大肆销售,以牟暴利。

  目前,羊奶粉的国家标准还不完善,不少细则都借助牛乳的相关标准。作为一个母亲,我希望在此次的乳业新政中,发展增速越来越快的羊奶粉能得到更多重视和规范。(来源:时代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