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产品动态

【动漫】中国原创新漫画的开拓者—颜开

发布时间:2018-11-22 23:41:28 编辑: 浏览次数: 打印此文

  著名漫画家,动画导演。中国原创新漫画的开拓元老,最早画王时代的中国漫画三剑客之一。被海内外业界誉为“中国原创故事漫画第一人”“中国内地首席漫画家”,代表作有《雪椰》、《星海镖师》等。2008年北京颜开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创立,并于2015年接受光线传媒入资创立北京漫言星空文化发展有限公司,致力于中国原创动漫事业,目前是国内一线漫画原创团队。

  他说,少年时想要实现的成为一个新型漫画家的理想,一路走来,始终不曾放弃;他说,中国漫画走过了一支笔、一张纸就可以开始梦想的“黄金时代”,走过了用全彩化和市场化找到生存空间的“炫彩时代”,来到了这个被互联网颠覆行业玩法、拥有无数机会的“创新时代”;

  3岁时,颜开就喜欢拿粉笔头在黑板上、地面上涂抹,一直到念小学。如今,41岁的颇开坐在对面,向我娓娓道来那个时代。那时,学生们中流行着的是连环画和小人书,孩童时代的颜开,从看到那一幅幅工笔线描、素描或其他形式表现出来的画面和情节时,脑海里就突然有了非常明确的志愿——“我要当一个画连环画的画家”。有了梦想的雏形,便有了前进的方向。中学时,颜开发现,想要成为一个连环画画家,不仅需要绘画方面的才能,阅读和写作也同样重要。“那时我最喜欢干的事情就是自己写小说,配插图。”于是颜开的梦想,顺理成章地修正成——“成为一个能够为自己的作品配插图的小说家”。然而,就在几年之后,伴随着日本漫画在全球范围内的传播,颜开接触到了《七龙珠》、《圣斗士星矢》,以及《城市猎人》等漫画书,他突然发现,创作新型漫画才是他最想做的事情。从时间上来看,这很自然。他说:“这个东西,同时可以满足我编故事的需求,塑造人物的需求,也能满足我在绘画技巧上的锻炼和热爱。”最终,成为一个新型漫画家,成了颜开最确切的理想,并且从那时起,再也没有变过。

  上世纪80年代末,连环画逐渐开始销声匿迹、进入低潮,而人们对于漫画的概念,还停留在“哦!你是漫画家,能不能替我画个肖像?”的认知阶段,大家对于漫画家职业状态的定位,似乎也只有肖像漫画家和讽刺幽默漫画家。那时的颜开遇到的最大问题是,当他在经历了一段时间的自我锻炼,想要投稿成为职业新型漫画家时,却发现大陆的漫画界一片荒芜,没有一家报刊、杂志或是出版社刊载故事型漫画。“这就很痛苦咯,当时我17岁,刚随父母搬到深圳不久,深圳有毗邻香港的优势,而港台故事漫画已经如此发达,更别提美国和日本。”少年颜开想要找一个能够施展才华的平台,朝着理想前进,但他也确实无处寻觅,“我跑到邮局,把整个黄页所有的内容翻遍,也没有找刭一家接受新漫画投稿的纸媒”。

  幸运的是,当颜开辗转思虑将视线转向香港和台湾的漫画界,犹豫着是否要向香港的黄玉郎、马荣成,或是台湾的敖幼祥、蔡志忠等知名漫画家投稿寻求机会时,中国新漫画的第一本杂志——《画书大王创刊了。1993年的夏天,这本杂志像一缕炙热的阳光,照进了以梦想支撑漫画创作的黄金时代。20多年后的今天,颜开的眼眸中仍然透出对《画书大王》的热爱与缅怀。回忆起与它邂逅的那段时光,他似乎又变成了那个静静地读书、画画,又正为如何当个漫画家而苦恼的少年。“那年我在书店里发现它的时候,它正躺在海量的日本盗版漫画中,不起眼得我几乎要错过它了。”

  但它是中国内地第一本自刨的漫画杂志,整本杂志刊载的都是新型故事漫画,包括日本的巅峰漫画作品和国内连环画家们的转型之作。对于颜开来说,最重要的是,它接受年轻漫画人的投稿。看到杂志中刊登的形象稿征集通知,颜开欣喜若狂,“我‘瞬秒’回家,在桌前摊开画纸,开始画画……”之后,颜开将厚厚的一叠原创画稿,随形象设计及信一并寄给了《画书大王》位于北京的编辑部,一个月之后,他收到了回信。“信是主编大人亲自回的”,当时狂喜的状态,颜开至今记忆犹新,“我打开自己家的邮箱都觉得光芒万丈”。之后颜开与《画书大王》一直保持着书信往来,直到1993年底,颜开加入了《画书大王》创办的大陆第一个漫画工作室,进行职业故事漫画创作。

  “当编辑部向我发出邀请时,我刚刚高中毕业,如果我选择加入漫画工作室,就意味着我要辍学,而在我们父母这一代人心里,这是万万不能容忍的。在他们看来,我可能是厌学,所以故意找个追寻梦想的借口。”接下来的3天时间里,颜开都在尝试与父母“沟通”,其实是争吵和辩论。最终说服父母的,是他的这段话:大学,永远在那里,在未来的职业生涯中,如果有需要,我随时可以选择回学校进修,但这个机会一旦错过,我错过的,可能就是整整一个时代。“四年,新漫画这样一个从零开始的行业,4年间会出现很多有才华的年轻人,大学毕业后我将面临极大的竞争。而现在,它是任我驰骋的荒原,我能获得首发先机。”这个理由说服了他的父母,“后来我的母亲亲自将我送到北京的编辑部,我记得很清楚,1994年3月25日,我们来到北京,26日立刻到编辑部拜访”。而那一天,正好是颜开的18岁生日,在主编的家中,颜开度过了自己的生日,正式宣布入行。随后,《雪椰》在《画书大王》上发表,作为当年最贴近中国读者的作品,《雪椰》迅速爆红,成为中国第一部新型故事漫画图书,出版了近百万册,保持原创国漫销售记录冠军10年之久。而颜开也成为第一代新型故事漫画家中最成功的一位,并被焦点访谈专访。

  如果将漫画从色彩类型上进行分类,可以分成黑白漫画和彩色漫画两种,而此种分类方式,又造成了一个非常有意思的结果,那就是日本的新漫画大部分是黑白的,而非日本所产的包括中国、韩国、美国和欧洲一些国家的漫画文化,大部分都是以彩色漫画的形式存在。

  上世纪80-90年代被颜开称为漫画发展的“黄金时代”,全世界的漫画都是在上世纪80-90年代获得爆发式地增长。因为在那个没有网络和电子产品的时代,看漫画就是青少年觉得最酷的娱乐方式。但国产漫画93年才刚刚起步,从产业化到运营到作者甚至市场都不成熟,社会甚至政府的不理解,各种困难导致国漫发展举步维艰。初生的国漫完全无法和日本经营数十年的经典作品正面碰撞竞争,国产漫画渐渐从大众文化被做成了圈子文化。98年-2000年左右国漫的发展走入了低谷,人才纷纷流失。一个月能接到八个漫画家朋友转行电话的颜开,几乎独自孤独地坚持在行业里。这中间,他失落过也犹豫过,还抽时间到动画圈去参与创作了中国第一部三维动画电影《魔比斯环》。但国漫发展不起来始终是他心里永远的痛。

  在彩漫刚开始兴起的2006年,嗅觉敏锐的颜开,很快就注意到了黑白漫画与彩色漫画分庭抗礼的局面。作为70后的一员,颜开看着黑白漫画长大,黑白漫画始终是他最喜欢的表达形式。但同时,他也清楚地意识到,未来的漫画市场一定是属于彩色的。于是,创作黑白漫画还是彩色漫画,成为颜升需要考虑的重要问题之一。

  “日本漫画是二战以后开始发展起来的,为了节约成本,也由于当时日本社会只能消费得起黑白漫画,所以,黑白变成了漫画最开始时的颜色。”

  “对,所以整个日本社会电形成了对黑白漫画的阅读习惯,当它形成自己的行业规则之后,再改变就很难。”

  “我们本土漫画崛起的时候,还没有形成自己的行业规则,我们至少可以尝试着,走在日本的前面,提前进行彩漫的推广和普及。毕竟日本现在还没有成功向彩漫转型,我们至少可以争取让90后、00后群体习惯于看彩色漫画,在这样的状态下,国产漫画才能争取到自己的空间。”

  正是由于人们日常所接触的日本漫画大部分都是黑白漫画,这种黑白相间的风格,随之成为漫画给人们留下的最深的印象,即使是没有看过漫画的人,一听到漫画这个词,首先联想到的画面也一定是白纸上跃动的黑色线条。如此一来,黑白渐渐成为很多人眼中漫画应该有的颜色。而彩色漫画,则像是给小孩子看的连环画一样,没有黑白漫画与生俱来的内涵丰富之感。但彩色漫画不管是从视觉效果还是制作工艺上而言,都比黑白漫画更精致,视觉冲击力也更强。

  在颜开看来,正如彩色电视取代了黑白电视,手机屏幕的色彩分辨率越来越高所证明的那样,人们对于色彩和视觉冲击力的追求总是无止境的,精致的彩色漫画或许更能满足人们的需求。“当时,世界范围内只有欧洲和美国创作彩色漫画,而漫画行业统治权最大的日本则是专注于黑白漫画。如果说全世界的漫画最终将向彩色漫画发展,那我们为什幺不干脆先行一步,先开始创作彩色漫画,尝试抢得未来呢?”

  国产漫画包无法避免与日本漫画的正面碰撞,市场无情,读者会选择他们认为最好看的作品,而不是无条件支持国产,在这种情况下,国产漫画基本上失去了70后和80后的读者。对此,颜开有着自己的看法:“我们熬过了1998年中国漫画最艰难的那段时光,坚持在这个行业里,一直到2006年彩色时代的到来。这么多年来,我们也总结了很多经验,找到了一些捷径。比起海外的漫画,我们更接地气、更了解市场、更面向受众去进行创作,而不是纯粹创作自己心目中的空中楼阁。”

  与在阅读中长大的70后和80后相比,90后和00后是在视频中长大的一代,于他们而言,未来应该是彩色的,那么能否在他们能够自由地接触到海外的漫画之前,将国产漫画做到足够吸引人,在颜开看来,是成功的关键。“我们只好暂时放弃70后和80后,选择90后和00后的全新一代受众群体。颜开和当时推行国漫彩色化的第一本杂志《知音漫客》一拍即合,从杂志创刊起就成为它的核心供稿团队,先后推出《神精榜》《星海镖师》《龙族》等大量彩漫精品,一直合作至今。也正是因为我们推行了全彩色漫画,吸引到了新一代阅读群体,在他们小学到初中的这十年当中,国产漫画争取到了自己的生存空间,等他们到了高中,当然会有一部分受众选择去看日本黑白漫画,但是绝大部分受众肯定更愿意选择伴随他们多年的,并且质量也做得越来越好的国产彩漫。”

  后来,这本杂志最终卖到了月销量700万份,达到中国销量第一,全球销量第二,全面覆盖了90-00后的童年。从2006年到2013年的这一段,成了国漫全面崛起的“炫彩时代”。

  “当然,如果国产漫画不能在相应的年龄段给予读者符合质量要求的内容,他们还是会去寻求海外的优秀漫画作品。但我们希望国产作品所表达的更接地气,更中国的内容会吸引到他们,成为他们价值观、人生观的一部分。”

  “之前有人问我为什么要画《星海镖师》,毕竟镖局在历史上是个存在时间很短的文化产品。其实很简单,镖师所传达的主要概念是诺、信、守护,我认为这很符合对传统文化的继承。如果在某一点上可以触动到孩子,那对他们的影响可能是终生的。”

  “漫画是文化的载体,但我觉得现在不是走出去的时候,我们还没有把自己的市场做到足够强、足够透。我们可以现在走出去输出我们的价值观,获得一些海外好奇的目光。但最终目的是让我们自己的文化成为主流,从而影响世界。我们中国的市场足够大,发展也足够快,历史够厚,国力也渐强,我对这一点很有信心”

  “这将成为一个最好的时代!”颜开总在强调中国的漫画家及原创团队正在面对史无前例的行业机会,2015年开始至今,被颜开称为国漫的“互联网时代”。也是国漫再次爆发的时代,巨头,资本,各界力量开始进入漫画领域,纸媒破局,全新的网媒地图展开在漫画业界面前。优秀的创作团队纷纷有机会和资本对接,漫画作为IP源头获得前所未有的重视,而动漫产业链也第一次有了真正被链接起来的机会。

  这个“扁平化”的时代打破了传统的行业壁垒,给了无数新人加入漫画行业的机会。“只要你坐在桌前,摊开一张纸,或者用你的手绘板,画出你的作品并上传,一旦获得一定的点击率、受众群,嗅觉异常敏锐的平台编辑立刻就会发现你,你便入行了。”除此之外,比起以前,资本和社会各界也开始更尊重漫画行业创作的规则。“一个作品需要成为真正有价值的大IP,我需要时间沉淀,持续创作5年、7年、10年甚至20年的时间。”每一部获得市场认可的作品,颜开都会作10年以上的创作计划。

  但这也是一个极其浮躁的时代,不忘初心地创作,正变得越来越难。“大师的时代正在远去,大IP的时代正在到来。时机是好,但是新人也要准备好面对最激烈的竞争。”数据至上、资本趋利的时代特性,很容易将有情怀、有能力、有风格的创作者逼人死角。在颜开看来,这是一个很容易白手创业的时代,但是不联合诸方力量,很难成功。

  “在过去,经常会有凭借自己天才的创作力杀出来的大师级人物,大师很有名,但作品所具有的商业价值和影响力,可能仅限于大师的名气。但如今,有了资本、合作伙伴,有了推手,一部作品的影响力是呈几何级扩散的,在这样的状态下,作品是中心,大IP的时代就来了。”

  “创作没有标准笞案,但新人一开始就想清楚,究竟是要做流量赚钱,还是为行业贡献更好的作品。当然也不乏有才能的作者,头3年就配合平台‘画钞票’,等受众对高品质作品的需求度达到一定的程度,再开始画好作品。但有的人能够做到,有的人可能转不回来。”

  “平台需要数据,求数量为先,要有循环和盈利,能讲资本故事。这个需求明确而冷血。但创作者要始终明白自己是创作者。不能完全跟着平台和资本跑。

  刚与平台签约的新人漫画家往往会发现自己其实不能自由发挥,因为平台对作品的类型有具体的要求。这就会造成痛苦,如何取得市场需求和自我艺术表达的平衡,可能是新人被迫需要思考的问题,然而对于颜开来说,这样的挣扎与妥协,他已经经历过一个太多的循环了。从个人作者到运营工作室再到培养了多位漫画家;从纯个人化的创作者到成长为为做大行业而创作;从平衡作品艺术性市场性到学习和资方平台对接……颜开在做的,不再是个人漫画家。他是个漫画家+企业运营者+行业新人培养者的多栖动物。

  “我是第一代,所有需要经历的,一定都逃不掉。只有我们经历了,后来人才能踩着我们的肩膀往上走。”

  颜开回忆起1996年在北戴河举办的首次中国漫画家笔绘展,参与其中的中国漫画家平均年龄只有20岁,最小的只有大约十七八岁,而那时大家年少轻狂,喊的口号是“五年赶超日本”。如今,当年的那些伙伴大多数都被迫离去或被淘汰,只剩下个位数的几位“颜开们”了……“我们老了,不再会说自己几年能超日赶美的蠢话。我们所能做的,就是不忘初心,把这个深入骨髓的爱好,终身进行下去,并顶着更有才能的新人往上走。”年少轻狂而有满腹才华的年轻从业者们,一心想要在各式各样的漫画品种上面超越日本。他们要画《水浒》《三国》,他们有太多的想法需要表达。“如果我们当时是在一片荒漠当中,没有丝毫竞争对手;如果我们有一堵墙把国外所有有经验的对手全部挡在外围,我们可以在里面慢慢发展。”但是现实是残酷的,当时的他们的半成品,所面临的直接是《七龙珠》《机器猫》《蝙蝠侠》《超人》等国外优秀作品的冲击,国内漫画家所秉承的“先个人、后艺术、再市场”的理念,导致他们在面对直接的竞争和对撞之下,生存艰难。而现在,遵循“先个人、后艺术、再市场”创作准则的人大多都被淘汰了,留下来拼杀的,是坚持“先市场,后艺术,再个人”的创作准则,为行业发展创作,而不是纯为追求个人理想的作者。

  如今,爆发的漫画行业即将进入的一个创作数量井喷但短期内“劣币驱逐良币”的时代,如果不足够竖韧,新人随时都会可能成为烈士。站在发展的岔路口,太多的团队迷失,或者做着短期估值上市的梦。面对未来可能面临被淘汰的局面,对于创作者和工作室来说,加入“大而强”还是做成“小而美”,是另一个需要考虑的问题。对此,颜开似乎感慨颇深:“那些都是虚妄,我觉得对创作者而言,最大的奖赏,是读者在看作品的时候,能够真实地感到愉悦并且受益,而不是随着时间的过去,回过头来唾弃他曾经看过的作品。我希望他们在儿时看我们的作品,长大了买我们漫画的衍生品,有孩子了,还愿意带他们进影院去看我们漫画改编的电影。受众愿意终身消费它,才是一个品牌IP的成功。”

  所有创作者应该不忘初心,因为,“无论时代如何变化,它需要的,永远是美好的创作内容”。